主書名:大象與跳蚤

副書名:預見組織與個人的未來

作者:(英)查爾斯·漢迪 著,潘東杰 譯

開本:32

包裝:精裝

用紙:80g輕型

定價:55

印張:8.125                                                                   

頁碼:260

ISBN 978-7-5473-1562-0

讀者對象: 一般讀者、職業經理人、經營管理者們

出版日期:201911

出版社:東方出版中心

查爾斯?漢迪認為,大型組織是笨重的“大象”,獨立工作者則是靈活的“跳蚤”。未來將是“跳蚤”的天下,但大企業不僅不會消失,還將更有影響力。大企業必須向“跳蚤”學習創新和生存;而獨立工作者則更要學會與“大象”共存,找到工作與生活的意義。

在這本如同自傳的書中,查爾斯?漢迪從中年轉變為獨立工作者(跳蚤)的那一天,回顧、展望了多個領域的實質性變動,涉及教育、婚姻、社會架構、管理思潮、資本機制,直到個人心理建設等。他指出,在現在及未來更具彈性的世界,“組合式工作”才會是主流,每個人都難免經歷成為跳蚤的轉變。一旦沒有了可倚賴的組織,我們該如何學習推銷自己并自我定價?如何安排自己的學習發展?如何與“大象”組織維持均衡關系?如何平衡自己的生活與婚姻,并找到自己生命與工作的意義呢?

作為在不同領域都有杰出成就的管理思想大師,漢迪在本書中分享了他身為“跳蚤”所遇到的難題和領略到的自由,并且以嚴肅而睿智的思考,為我們揭示了這些問題的答案!

目錄

中文版序

第一部分  出發點

第1章     中年才當跳蚤/ 003

第2章     陌生童年對一生的影響/ 018

第3章     學校教育要求新求變/ 035      

第二部分  資本主義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第4章     舊大象與新大象/ 059        

第5章     新舊經濟的交接/ 100   

第6章     資本主義面面觀/ 133   

第三部分  獨立生活

第7章     跳蚤的歸屬感、夢想與學習/ 175   

第8章     均衡充實的工作組合 / 192 

第9章     聰明有彈性的生活組合/ 214  

第10章    最后的思慮/ 230 

中英名詞對照表/ 246

內文摘選

中文版序

   我的書即將在中國這個歷史古國和未來之邦出版,這讓我感到非常興奮?;仡檾凳甑膶懽魃?,我認為,我的書記錄了我所認識的西方經濟體中發生的商業革命的歷程。我感到,這場革命是中國正在經歷著的,而革命的速度遠超當時的西方。而我的書也從回答是什么,升級為怎么做,甚至最近的為什么,其中的答案對今天的中國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

   我的第一本書出版于1976年。我之所以將它命名為《組織的概念》(Understanding Organizations),是因為從當時到今天,我一直認為,在組織中工作的大多數人,并不明白他們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或應該如何工作。因此他們總是不快樂,工作效率低下,遭遇失敗。通過我自己在組織中工作的經歷,我發現,組織有可能成為人類靈魂的監獄。

   截至今日,我的第一本書在全球范圍內銷售了100萬冊,它已經成為一本標準的教科書,在首次出版40年之后的今天,許多大學和企業所開設的多門課程仍然將它作為教材。由此可見,雖然國家發展有起有落,但無論人們身在何處,他們的希望、恐懼和動機基本上不會改變。世界可能會改變,但人不會,而我所寫的就是關于人,以及人與人的關系的內容。

   另一方面,組織確實在變化,主要是因為技術的進步使得工作可以任意組合,只需一個按鈕就可以使距離遙遠的人們互相協作,完全不需要讓與某項工作相關的所有人在同一個地方同時工作。這個顯而易見的變化使管理者的所有工作都發生了變化。當管理者不能直接跟下屬見面和交談時,你必須更加努力地思考如何組織、控制和回報他們的工作。

   我不禁深思,我們可能不得不重新思考組織的本質。首先購買員工的時間,然后將這些時間有效地填入工作——我們這樣定義雇用正確嗎?在技術的支持下,如果某項工作可以在遠離公司總部的地方被分解為更小的單元來完成,那么,我們可不可以不再雇用員工來生產產品和提供服務,而是讓他們自己把控工作時間?這樣,在遠離公司總部的地方,就無須再安排人來對員工進行事無巨細的監督,從而也就無須再租用辦公場所,支付養老金和其他福利,并付出管理時間了??傊?,我們可以把相當數量的人和小組從員工轉化為供應商,這對雙方都有好處。

   對當下而言,這樣的趨勢是顯而易見的,但在20世紀80年代時情況遠非如此。所以,我開始寫作第二本書《非理性的時代》(The Age of Unreason),試圖告訴那些在組織中工作的人們,他們為什么需要顛覆性思考,以及在思考如何對工作加以組織時應該具有非理性或革命性。在書中,我談到了三葉草型組織(Shamrock Organization——一個由核心人員、外包人員和兼職人員等三種人組成的組織。我認為,外包人員和兼職人員應自我定位為組合式工作者,將自己為數不多的客戶和項目進行匯總或組合,這樣他們就可以不再完全依賴于一個收入來源了。

   如同我所著的每一本書,這本書在歐洲和美國都具有前瞻性。事實上,人們還沒有做好準備去獨立工作,組織也不相信人們可以獨立工作。但是,慢慢地,世界變了,讓每一個人繼續在組織里工作,組織就需要支付高昂的薪水。于是,我的觀點和我發明的術語就變得時髦起來了。

   但是現在,我開始為組織新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而擔心,這些壓力來自全球化競爭、更大更強的發展要求、全天整周的工作時長、對員工越來越多的要求。那么,組織中的員工們,尤其是那些努力工作的核心成員是怎樣做的呢?他們沒有成為空雨衣的風險嗎?我的下一本書以《我們身在何方?》(Empty Raincoat,英文名為空雨衣)作為書名,它借用了我在明尼阿波里斯市雕塑公園里看到的一個塑像的名字,那個塑像由一件雨衣構成,雨衣里并沒有人。那天上午,我參觀了一家大型跨國公司的總部。當我在辦公桌旁邊沿著辦公室的長廊走下去時,我覺得坐在其中的人有可能犧牲了自己的個性來扮演某些角色,可能只是匿名的角色扮演者。

   我覺得是時候將我的擔憂公之于眾了:組織對社會都做了些什么?在我看來,我們生活在一片黑暗的樹林里,被一系列矛盾所迷惑。我們似乎越來越努力,越來越富有,但最后卻越來越不快樂。生產效率是個好指標,但它通常意味著更少的人做更多的工作,于是,那些不再被需要的人和現在做兩倍工作的人都無法高興起來。人的壽命越來越長,自由時間越來越充裕,但我們卻不知道該如何好好度過人生,特別是在工作組織不再需要我們之后。世界已成為一個令人迷惑的地方。

   在《適當的自私》(The Hungry Spirit)一書中,我嘗試探索社會所面臨的這樣一種困境,那就是社會已經找到了有關經濟增長的一些答案,但卻不知該如何對待所取得的經濟增長。在非洲,我認為人們談論的是兩種饑餓,一種是淺層次的饑餓,一種是深層次的饑餓。一個人不太餓,另一個人比較餓。淺層次的饑餓需要的是維持生命的東西,包括必要的商品和服務,以及支付給他們的錢,以上這些也是我們需要的。深層次的饑餓需要則追尋一個為什么層次的問題的答案:生命的意義是什么?這本書的副標題是個人與組織的希望與追尋,其中我質疑的是,如果沒有更多的道德約束,資本主義是否能夠繼續存在,以及市場是否有其局限性。在個人層面上,我深入思考了個人身份、宗教、社區和教育等問題。但我沒有找到答案,只是一再地提問,有了一些零星的想法。我認為,隨著一個國家變得越來越富裕,它需要深思自己的前進方向,還要思考一旦國民全部過上了富裕的生活,這個方向對他們意味著什么。

澳洲幸运10开奖软件app 哪个彩票平台青海快三 天津快乐十分近50期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 股票投资书籍 哪个软件打麻将赢真钱 股票配资和期货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丰城期货配资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平台